不妨把“买书拍照”当做一种善意的督促

不妨把“买书拍照”当做一种善意的督促
▲材料图在重庆渝中区,有这么一家旧书店:只需十多平米的店面塞满了各类书本,既文艺又“怀旧”,招引了许多年轻人前来打卡,变成了一间“网红店”。最近,有报导称,这家书店添了一条新规则:打卡摄影的人有必要买一本书。这条规则马上引发了一众网友的评论:书店对摄影打卡的人做这样的束缚合理吗?乍一看,这家网红书店定下的“买书摄影”规则很像霸王条款,有强制买卖、侵略顾客的公平买卖权、自主挑选权之嫌。但依据事实和法令理性分析,“买书摄影”的性质并非如此。顾客到书店购书,当然享有《消法》赋予的一系列权力,但这些权力中并不包括打卡摄影。恰恰相反,答应或制止他人在书店内打卡摄影是运营者的一项民事权力和自在。书店环境也是一种资源,运营者有自在支配书店资源的权力,能够依据运营需求拟定办理“规则”,这是自主运营权的一部分。只需相关规则不违背法令,不违背社会公德,不侵略公私合法权益,就没有问题。法无制止则答应,着重的正是这个道理。“买书摄影”的中心看似买书这一消费行为,实为摄影这一民事权力。“买书摄影”的条件是制止一切“闲杂人等”在书店打卡摄影。从道理视点看,因为这家书店很小,只需十多平方米,人多了就会很拥堵,假如很多人到书店打卡摄影,虽然会提高书店的知名度,但会给正常买书的顾客形成必定阻碍,也会添加运营者的办理担负,运营者恶感排挤打卡摄影者,无可厚非。从法理视点看,运营者制止不买书的人在书店打卡摄影,并不违背法令,并不侵略打卡者的合法权益,于法可行。“买书摄影”实质上是书店针对买了书的顾客让渡了摄影权力,这是一种简略的民事契约行为,契约的标的是摄影权,而不是书。运营者拟定“买书摄影”的规则,实际上就等于向人们发出了要约——你买我的书,我就给你摄影权,不买我的书,就不给你摄影权。人们假如承受这份要约,就做出许诺,挑选买书,不承受这份要约,就抛弃买书。终究,是否乐意达到以获得摄影权为标的的契约,挑选权还在潜在的顾客手里。所以,“买书摄影”的实质是契约行为,不是强制消费行为。因而,我认为,咱们无妨换个视点来看待这家网红书店的规则,无妨把“买书摄影”作为一种好心的读书催促。在快节奏的智能年代,网络阅览已经成为潮流,传统阅览与很多人渐行渐远。但其实,传统阅览也有共同的意境和兴味,在空闲的韶光里,手捧一本散发着淡淡墨香的书静读,能给人带来网络阅览无法供给的惬意感触。何况,一本旧书的价格也就几元、几十元,并不贵,不少人专门支付交通等本钱赶到书店打卡,为何就不能再买一两本书呢?网红书店的红不在环境,而在书。读书是提高履历和文明素质、档次的最好途径,读书是最好的“打卡”,打卡一本书比打卡一家书店更有意义,更值得“夸耀”。□李英锋(公职律师)

Previous Article
Next Article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